郭利无罪了-同行的你
图片引擎 网站搜索

  • 陈菡露江西省中科医药有限公司
    2018年12月13日 14:37   同行的你
  • 郭利无罪了

        九年前,广州的郭利是一名同声传译人员,收入颇丰,有文化,有思想。

        2009年,郭利的女儿因为食用含有“三聚氰胺”的施恩牌奶粉,身体出现问题。经过国家权威部门检测,奶粉中的三聚氰胺严重超标。郭利于是向广州的施恩厂商要求索赔。厂商和郭利达成和解协议,支付郭利赔偿费四十万元。

        得到赔偿费后,郭利又联系其他受害者联名上电视台揭露厂家,对厂商施压,再次向厂商主张赔偿费用300万元,否则就让厂家破产。

        郭利因此被厂商刑事举报。接着被两级法院三次判处犯敲诈勒索罪,服刑五年。郭利不服,始终不认罪,因此服刑期一天不减。郭利出狱后,再次申诉。

        今年4月7号,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,改判郭利无罪,郭利有权主张国家赔偿。涉案的公检法多名司法人员将受到处分。

        十一年前,北京也发生过类似的案件。大学生黄静和周成宇发现,自己花二万余元购买的华硕牌电脑,芯片为测试品。于是向厂家索要500万美元的赔偿。被以涉嫌敲诈勒索罪拘留、批捕十个月,之后检察机关作出不起诉决定和国家赔偿认定。

        从消费维权到敲诈勒索再到被改判无罪,郭利经历了九年漫长而又艰辛的历程。

        郭利被改判无罪的理由是,郭利索要300万元的赔偿是在厂家主动提出,钓鱼诱使郭利提出300万元的赔偿,然后厂家以郭利敲诈勒索举报,启动了刑事程序。再一个理由是,郭利女儿受害伤情和赔偿标准未经鉴定,所以郭利索要巨额赔偿,虽然违背诚信,仍属于主张民事损害赔偿的范畴。

        那么如果厂家没有主动引诱郭利,而是郭利主动提出再次索要巨额赔偿,属于敲诈勒索吗?如果经过鉴定,郭利女儿的赔偿费用标准远低于300万元,郭利还属于敲诈勒索吗?

        回答都是否定的。

        在达成和解并获得40万元的赔偿后,无论是郭利主动,还是被动提出继续索要300万元的赔偿,并以联系其他受害群众曝光和维权,对厂家施压,都不属于敲诈勒索,不属于刑法处理的范围。

        不论郭利如何不守诚信,多次主张厂家赔偿,都不能改变郭利是受害者,和厂家是侵权者的地位和事实。

        其他被害群众是否被郭利利用,维权,要求厂家赔偿,都是厂家违法经营产生的后果。违法经营的厂家明知违法,仍以损害群众和不被发现为赌注,挣黑心钱。被害群众维权是违法厂家违法经营的直接结果。厂家因此破产也是咎由自取。郭利只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间接作用。

        郭利违反和解协议,出尔反尔,以联系其他被害群众对厂家施压为手段,主张巨额赔偿。确实违反诚信。诚实信用原则是民法的主要原则之一。违反诚实信用原则仍属于民法调整的范围。厂家可以起诉主张郭利侵害厂家的权利,也可以不理睬郭利。厂家不能将自己违法经营产生的后果,推到被害人郭利头上。

        虽然郭利最终被判无罪,可是五年的刑期,多年的司法维权,受到的身体、精神、经济损失难以挽回。众多公检法人员接受处分。国家和政府的司法资源被浪费,司法公正和制度受到破坏。这场案件中,没有真正的赢家。

        刑法以其剥夺公民自由、人身健康和财产为处置手段,极其严厉,损害极其严酷。所以刑法应当谦抑,能用民法解决的,就不能轻易用刑法处置。刑法不只是管理和制裁公民的手段,更是保护公民,约束公权力的小宪法。




    下一篇:
     写评论 - 做推广: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