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让中国人多生孩子,最要紧的是什么-同行的你
图片引擎 企业商城

  • 范佳婵富佳恩科电梯(江苏)制造有限公司
    2019年06月18日 10:16   同行的你
  • 想让中国人多生孩子,最要紧的是什么

        王阳  特约作者

        导语

        近日,中国人口学会副会长张车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虽然我国已经全面放开二孩,很多地区也推行了各种催生政策,但人们的生育权仍然受到限制。想要有效解决生育率低的问题,首先应当彻底放开生育管制,让人们想生几个就生几个——确实,从现状来看,目前的各种鼓励生育的方法并不是特别管用,政府应该再想想办法,放点儿“大招”了。

        要点速读

        1目前,我国只有少数地区出台了鼓励生育的政策,但力度都不够大。而且,现在仍在有地方在征收“社会抚养费”这种抑制生育的费用。

        2政府出台福利鼓励生育,不一定有效果,但如果不这样做,恐怕会面临更严重的后果。

        3面对生育难题,更高级别的政府部门可以及时表态,明确顶层设计,释放将会进一步放宽生育的信号,这可以让民众对未来的生育政策有更加正面的预期,从而提高人们的生育意愿。

        “一边捆着一边鼓励有什么意义呢”

        自不久前,人民日报海外版刊出《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》后,国家对“生娃”这件事的态度“看起来”是越来越明朗了。然后各大新闻网站上,近期频出“各地出台鼓励生育政策”的文章,把“劝人生娃”的气氛推得愈加浓烈。可真是这么回事吗?

        

        人口学会副会长张车伟看得非常透彻,他指出,现实是,“现在中国整体上还是限制生育,即使是全面放开二孩,也不代表可以想生几个就生几个。”在评价辽宁省推出的所谓“鼓励生育措施”时,更是不客气地评价,“一边捆着你,一边鼓励你,这有什么意义呢?”在张车伟看来,“我认为首先要彻底放开,让人们有生育自主权,然后再看看生育达到什么样的水平,才谈得上鼓励生育,去考虑应该给予怎样的福利。”

        的确,认真琢磨下,就会犯嘀咕了:目前国家真的是开始鼓励生育了?说人民日报在劝人生娃,但那可是海外版,为啥不是人民日报头版社论来鼓吹生娃呢?说“各地密集出台鼓励生育政策”,仔细一看,除了辽宁搞了个十五年的人口发展规划、陕西统计局的报告提了些建议(而且都还缺乏实施细则,距离实惠出来还早得很)外,剩下的跑出来的都是湖北仙桃、湖北咸宁、新疆石河子这些地方。北上广深没有动作,沿海大省没有动作,几个人口大省没有动作,这真的称得上开始鼓励生娃了吗?

        

        甚至这个时候,还有些地方收起了社会抚养费

        在“鼓励生娃”这个问题上,国家没有正式吭声,人口大省也没有吭声,自然就有一些牛鬼蛇神冒出来了。就在近日,河南省柘城县表示将全面启动社会抚养费征收——全县生育了三孩及超过三孩的家庭,必须缴纳相当于夫妻双方上一年度纯收入3倍的罚款。

        都2018年了,还有地方表示要加强征收社会抚养费,这到底传达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信号?

        然而这种做法却是合法的。根据2002年8月国务院公布的《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》,“不符合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十八条的规定生育子女的公民”,要征收社会抚养费。而现行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》第十八条规定,“国家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两个子女”。依法办事,哪错了?河南这个县的计划生育执行人员,哪会管你陕西省统计局建议“全面放开计划生育”呢,这个建议只怕在陕西省内都不好使。

        还有人辩称这种说法是合理的,认为像河南、山东等一些人口大省,农村人口多,超生早就是普遍现象,在这里严管超生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这种想法是大错特错的,几十年的经验告诉我们,让目前中国社会生育率变得如此之低的,除了一孩政策外,更重要的是社会经济的发展,不管是哪个地方,只要未来目标是提高城镇化率,提高人民收入,提高女性教育水平,生育率降下来是或早或晚的事情。柘城县的做法除了敛财毫无意义。

        

        很多地市仍保留着“超生”社会抚养费,图为佛山顺德区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

        问题就在于,国家在是否要鼓励生娃这个问题上,迄今没有明确信号。

        鼓励生育政策很难说一定有效果,但不竭尽全力,肯定没有效果

        我国人口形势严峻,这个问题不必再多说,全面放开二孩的第二个年头即2017年,出生人口比2016年还少了63万人,就是最明确的证据。从民政部刚发布的结婚人数今年同比下降7%来看,未来的形势只会更加严峻。

        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的人口形势也很严峻,而给我们的重要教训是,即使采取了诸多催生政策,效果也不好。比如日本,妇女在生产之后不仅享有产假,还有育儿假期,二者合起来的时长在一年左右。除了育儿假期,如果孩子生病还有假期,对生病儿童的照顾也算休假。其次,没有工作的女性生产第一个孩子可一次性获得补助42万日元(2.1万人币);已经工作的女性并根据月薪高低,可获得上百万日元的补助金等等。然而,最新的数据是,日本每年出生人口已经不足百万。事实上,全世界的生育率整体上都呈现出下跌的趋势。

        

        世界银行统计的1960年代到现在的千人生育率

        竭尽全力促进生育,也就这样的效果。如果不竭尽全力,后果恐怕只会更加严重。

        好消息是,从历史上来看,还是有国家有过振兴生育的成功经验。早在1930年代,瑞典政府就意识到提高生育率对社会世代交替的重要性,因为这个国家很早的时候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就比较高,女性独立,追求个人生活和事业,不愿当以生殖作为最重要任务的传统女性。瑞典政府认识到,想要提高生育率,就必须让全社会意识到,应当给孩子的成长创造最好的条件,大幅度提高了儿童的福利,医疗、教育等方面有一系列政策支持。而且政府会给有孩子的家庭提供各种福利保障,甚至可以直接派保姆去你家帮你照顾孩子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瑞典的生育率成功得到提升。如今的北欧国家,在生育率的整体表现上都是相当不错的。

        

        20世纪瑞典生育率变化趋势,在1930、1940年代曾出现过一次大幅反弹

        生育问题上,亟待明确顶层设计对于我国来说,人们应该意识到,“允许你生几个”再不会成为生育与否的决定因素,因此,即便全面放开计划生育,再也不管生几个,生育率都不会因此大幅度提升。

        然而,彻底放开这种限制,却有极强的“信号”作用。人们会通过观察信号的强弱来判断政府的决心。

        而像如今,一些地级市的“500元顺产补助”、“免除一定金额保教费”这种量级的所谓“补贴”,在养育一个孩子所需要的成本面前,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,也完全表现不出决心,因为层级太低了,随时可能反复,今年有明年无,甚至会被上级政府左右。

        尤其是,当“生了孩子只给少量补助+超生一个狠狠罚你”的政策组合摆在民众面前的时候,民众很可能无法感受到政府希望提高生育率的诉求,继而可能对未来国家的生育政策产生负面的预期,发出诸如“以后会不会又改成只能生一个啦”的猜测,这也会极大的打击人们的生育积极性。在国家迄今没有在“鼓励生育”问题上表示明确信号的时候,现实只会是这样。

        所以,当下最重要的是,更高级别的政府部门应当明确顶层设计,如果确实有提高生育率的想法的话,就该让民众清楚地接收到信号:“政府希望大家多生”。

        而这,也才只不过是个起点。但起点若不出现,人们是一直都不会放下对生孩子的顾虑的。

        1.你愿意生养两个或者两个以上孩子吗?

        不好说12.04%(761人)

        愿意18.91%(1195人)

        不愿意69.06%(4365人)


    下一篇:
     写评论 - 做推广: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