习以为常与不可思议-同行的你
图片引擎 企业商城

  • 黄采琦江西澳洋生态农林发展有限公司
    2019年06月12日 21:56   同行的你
  • 习以为常与不可思议

        

        去做美甲,美甲工是个二十四、五岁的妹子,年纪不大,孩子已经上幼儿园了。做手做脚,得一个小时左右,好在妹子性格开朗,聊聊天,时间很容易过去。妈妈们最爱聊孩子,她这次不经意讲起给女儿的老师行贿的事。

        是的,很不经意!行贿不但违反道德,还涉嫌违法犯罪,但在生活中却司空见惯,我们都习以为常了,这个在法治国家确实不可思议。她女儿的老师也年纪不大,幼师大专毕业,每个月的工资不多,2000出头,奖金也没几个子儿,但是家长们的供奉,却是一笔可观的收入。美甲工妹子慢条斯理地讲,我默默无语地听。

        不定期行贿,一次几百,或送各种贵重礼物,比如名贵香水啦,购物卡啦,金项链啦,还有送苹果手机的。送礼的时间点通常是各种节日,或者老师的生日,总之,老师和家长互相心里有数。这种送礼现象并非这一个老师,而是该幼儿园普遍的情况。

        没有人愿意把几百几千拱手送人,可见家长并非心甘情愿,而是不得不送。因为不送的后果很直接:自己的孩子可能被忽略。现在的监督条件还是蛮好的,各处摄像头,孩子回家也可以跟家长说,但是,人是活的。

        幼儿园管理严格,老师不打不骂,这个没的说。可是你想想,一个家长定期给自己送礼的孩子,和一个家长或送不起或“不懂事儿”总之一毛不拔的孩子,老师对待两个孩子,会平等公正地给予同样的爱吗?用脚趾头都可以想明白的问题。

        行贿之所以是错的,不仅因违背了哪条哪条法律,更因为它破坏了公平,让一些人的权利被漠视,让平等被亵渎。尤其在儿童成长阶段,被忽略漠视,与被爱护关注,对小朋友的性格成长和未来,将产生完全不同的后果。

        我不想骂这个小老师,因为并非个案,问题不在她个人身上,把她骂死也没用。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儿呢?这个幼儿园是个大型厂矿附属幼儿园,收费不高,并不是市场化的看不见的手来调节价格,而是由看得见的一些权力之手摆布价格。收费低,幼儿园老师待遇就低。

        简直开玩笑,卖鞋的一个月都可以赚上四、五千一个月,而需要专业知识、需要耐心、需要付出爱心、工作量大的幼儿园班主任,才2000工资,明摆着不合理!于是乎,羊毛出在羊身上,低价进来,再用行贿方式把老师的待遇涨上去。也因此,园长心知肚明老师们的灰色收入,她知道,正是因为这些灰色收入,这些能弹琴会唱歌有耐心的专科幼师,才有动力留下来。于是乎,一切都习以为常。

        但是别忘了孩子,和为什么把孩子送到幼儿园。从小,孩子们就接受不平等的对待,被优待的孩子,会不会成长为专横的小霸王?被忽略的孩子会不会形成自卑的边缘化人格?孩子们将来又怎么能形成平等的价值观?孩子被忽略,就会想方设法去讨好权威,其实连大人都这样,于是又出现一批一批崇拜权威的小可怜虫。孩子并没简单被分成两组——家长送礼和不送的,而是分很多档次和阶层,小明的妈妈每月平均送200,小花的妈妈每月平均下来送500,那小明又比小花低了一个档次,小花在老师眼里比小明高贵300。总之,一个本该让儿童健康成长的班级,成了一个个微型印度种姓社会。

        美甲工初中毕业就打工,不求全责备要求她做一个战士去投诉老师,改变整个社会现状,她每天很忙,只希望孩子顺利度过幼儿园阶段,被老师喜欢、呵护,性格成长得好。但是社会其他人,社会管理者,吃俸禄那些人该考虑这个问题。还有自称知识分子的那些人,如果不关注社会问题,不关注孩子们的健康成长,只捧着发霉腐败的古籍自我陶醉,这样的所谓知识分子玷污了这个称号。知识分子该是观察社会的人,思考社会问题的人,想办法去改变的人,去努力捍卫你自己的权利和他人权利的人。

        不仅是教育系统,这种大面积的行贿受贿充斥几乎每个行业。昨日拜读清华大学李剑鸣老师的一篇文章,他谈的是学术行业评价中出现的种种问题。李老师详尽地列举了现象并分析原因,结尾,他不无悲愤地说:如果我们止于沉默和安于现状,后世的学者也许会大为惊诧: 居然有这么一代人,在如此重要的问题上,曾经是如此的浑浑噩噩,无所建树!



    下一篇:
     写评论 - 做推广:

回到顶部